• 羅健熙 LO Kin Hei

Joe Biden的教訓?



(之一)


我估我從來都有點政治不正確。最近在美國, Joe Biden 被指2014年時,做了不合適的舉動令到一位前內華達州議會成員感覺不舒服,被批評了幾天。

Biden在一般人印象是比較physical的人,也就是比較多擁抱、拍膊頭,有時被看作過份熱情的人嗰類。我不知為何咁樣又一下就跌咗落去「男」與「女」、權力「高」與「低」的分類然後就好條件反射變了「唔尊重女性」同「你權力大冇人敢出聲」。

例如呢個世界好多hugger,不論男定女;佢地抱既人也沒有特定性別。有啲人對hugger好歡迎,有人不太舒服,有權勢的男士遇見無權勢的女hugger都可以覺得尷尬唔舒服。大家未必出聲唔係因為佢係「男人」或者「權力大」,而係某程度上,人類在社交上 by nature 係避免正面衝突,即係「兜口兜面唔好意思既」咁。

我覺得人與人的尊重是應該的,但有些人很自覺尊重地表達而原來對方是感覺不被尊重,咁究竟係咪每一次都要accuse佢先係進步社會?我是越來越覺得難捉摸了。

(之二)


再講 Joe Biden 最近的事引起的一些思考。

首先是我仍然無法理解呢樣嘢點解會走咗去「男性」和「有權勢者」個方向討論,好多人講尊重對方的 personal space,但往往之後就加句 Women needs to be heard. 男人冇personal space可以被violate嗎?男人不會感到personal space被侵犯嗎?

其次是,我會同意每個人都有 personal space,但有時候握手,或者外國較多既面貼面或者錫面,都有一種 social norm 在背後,嗰種 norm 唔係男人要洽女人或者有權者要bully無權者,而是一種expression,在一段長時間裏面都是 socially acceptable 的表達。

如果我地話要尊重人的personal space,即使是 socially acceptable 的舉措,都要照顧同敏感對方的差異,咁係咪意味連握手可能都會令對方覺得 personal space being violated 而應該先得到對方同意先握?「擅自」伸隻手出嚟,其實係製造緊壓力俾對方咁?

我自問都是一個希望社會進步、相信多元價值、尊重差異的政治人,但我真係好怕將啲嘢講到咁盡。例如 personal space ,我是覺得有些是大概understanding了社會可接受的就okay了,例如你唔會哄人哄到好近咁講嘢,喺男廁尿兜盡量揀側邊冇人的去之類,唔通每次行入廁所要問下人「你介唔介意我企你兩格外面?」或者選舉時遊行時握手前要問對方介唔介意咁先算係進步?

最後,我也是很不喜歡將所有嘢都扔入去「父權 vs 女權」的框架去分析。你要拗人人都有 personal space 咪拗,點解係都要講「你啲男人乜乜乜」、「對女人點點點」,在身體接觸上早早被訓練到總之有咁遠彈咁遠的一個男性如我,在日常生活見太多男人仲怕身體接觸過女人的背景下,我覺得呢種框架真係好趕客同bullshit囉。同埋,難道唔覺得咁樣都係一種好強烈的stereotyping嗎?我所認知的較前進的想法,應該對stereotyping都好反對的?

4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